我们是小动物健康的同盟军
我们是小动物健康的同盟军
  • 医言堂
  • 2018-09-17 15:31:50
  • 来源: 
  • 北京酷迪动物医院院长 奚幸生

    奚幸生院长在2000年就进入小动物诊疗行业,但那时包括他所就职的医院在内,很多动物医院都只是个小门脸。在当时主人带动物到医院看病还被视为笑话。尽管国人的意识比较保守,但奚幸生所在的动物医院仍然大排长龙。由于医院面积小,有时候输液不得不在医院外面,将药瓶挂在树上。医生们的工作压力很大,几乎所有疾病都要一个医生看。后来,奚幸生院长专攻骨科方向,并前往韩国等国家学习。

    微信图片_20180917103644.jpg

    对比国内与韩国,奚幸生院长感觉差距相对缩短了很多。不过由于小动物医疗在韩国发展时间更长,对于宠物的观念有所不同。而且在韩国,小动物传染病防治非常好,三个月才接触一例传染病。奚幸生院长提到,传染病是一个很重要的衡量标准,往往关系到一个地区小动物医疗水平的高低。目前,国内传染病比重也大大降低,尤其在北上广等大城市中,小动物诊疗行业的水平已经接近日韩。

    兽医的学习是终身的

    尽管随着高精尖设备的引入、培训机构的增加,行业内学习途径越来越多样,对于新人来说应该是利好的。但是中国小动物诊疗行业依然存在着水平层次不齐的问题。

    微信图片_20180917103736.jpg

    奚幸生院长聊到骨科手术时提到:部分地区的医生虽然经过培训班的学习,但是没有研究清楚基本原理、没有多次实践操作,上手太快,其后果是手术失败率非常高。在奚院长接受采访时,就有一例从哈尔滨转诊的犬胫腓骨骨折病例。这只比熊犬做了两次手术,两次都失败了。诚然,粉碎性骨折固定存在一定难度,但前两次手术采取从外测以钢丝环扎固定骨板和细髓内针外加钢丝捆绑的方式,这些都是违反基本原则的。针对这个病例,实际上应该做内侧固定,而非前两次采取的外侧固定。奚幸生院长惋惜地告诉我们,如果第一次手术按照标准和规范来进行,这例骨折是比较容易治疗的。现在,这只可怜的比熊不得不面临第三次手术。

    IMG_0847_副本.jpg

    其实,不论哪一门学科,都必须从基础开始。以骨科手术来说,在培训时看一次、操作一下,可能有人觉得没什么问题,自己已经掌握了。但是不代表这个手术很简单,基础的原理不了解就直接做手术,过程中一旦遇到问题是无法解决的。这是由于每一个病例都是不同的,没有好的基本功,甚至最终回搞不明白手术为什么会失败。

    微信图片_20180917103719_副本.jpg

    这让奚幸生院长想起一位神经外科专家,这位医生仅脊椎外科手术经验已达35年以上,至今仅带出11位学生,每位学生都经历长时间的培养,而不是上过一两次课就开始进入临床手术。

    奚幸生院长建议想要往骨科发展的医生:第一不要贪功冒进,不要着急上手术台。要对骨科理学、解剖结构、选材等基础知识有一个深入的理解和认识。包括手术切口在哪里,书上都有。前人都有很好的总结,不需要自己去创新;第二在有了基础以后,要多参加正规的、报质量高的培训由浅入深,一步一个脚印;最后还要善于归纳总结。多看别人的手术和总结,多看片子。

    善于沟通协调

    做手术不是单独一位医生的事情,是需要与麻醉师、助手们共同完成的。这就要求医生要具备良好的团队协作能力。在术前检查阶段,与内科医生沟通,评估动物体况;术中,与麻醉师配合;手术后,还需要内科医生配合术后护理等。

    微信图片_20180917103729.jpg

    当然,不但医护人员内部要有良好沟通,与动物主人的沟通也极为重要。想要获取主人的信任,必须做有效的沟通。首先医生自身要保证对专业理解有一个很深的程度。如果医生自身能力存在欠缺,主人自然会对医生的专业性产生质疑;同时,沟通方式方法也需要注意,要把病情发展的各种情况交代清楚。当病情出现反复时,主人了解到医生对此是有预估的,才能对动物出现的各种情况有一定的接受度。当然了,奚幸生院长也表示,后期的回访也要跟上,帮助主人能够更好的进行治疗后的护理。

    1537156340559220.jpg

    奚幸生院长表示:从事小动物诊疗行业的人,大多满怀着对动物的喜爱和对行业的热爱的,他们的出发点都是治好动物。希望动物主人们能更多的相信医生,医生始终是小动物和主人们抗击疾病的坚实同盟!


    上一篇:不仅是医生 ,更是传道者

    下一篇:畅游神秘的内科世界

    往事回顾
    更多>>
    王静兰
    访原农业部科学技术司对外交流部王静兰老师
      掷地有声话当年
    陈长清
    访另类宠物疾病专家陈长清
      三见陈长清
    万宝璠
    访临床兽医专家万宝璠
      回眸那过去的时光
    李安熙
    访美籍华人执业兽医师李安熙
      北京小动物兽医临床的发展(1994-2007)
    戴庶
    访原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内科专家戴庶
      20世纪90年代初在北京做小动物兽医的日子
    董悦农
    访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高级兽医师董悦农
      追溯走过的路
    往期访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