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中兽医
美国的中兽医
  • 人物专访
  • 2015-09-01 15:13:45
  • 来源: 
  • 汉普顿兽医医院院长 闻久家博士

    【人物简介】闻久家:AHVMA、AVMA以及AAVA成员。1996年收购汉普顿动物医院之前一直从事小动物急救医学。在汉普顿兽医院工作期间,闻博士将中兽医的使用范围大大扩展,目前医院80%的病例都使用中药和针灸治疗。

    闻久家,AHVMA、AVMA以及AAVA成员。1996年收购汉普顿动物医院之前一直从事小动物急救医学。在汉普顿兽医院工作期间,闻博士将中兽医的使用范围大大扩展,目前医院80%的病例都使用中药和针灸治疗,剩下的20%采用外科和西医手段治疗。该医院提供针对各种动物的兽医诊疗,包括鸟类、爬行类和小型哺乳动物的诊断和外科手术。除此之外,闻博士还为马进行针灸并开具药方。

    2000年,他协助建立了Natural Solutions有限公司,生产白鹤牌植物性营养保健品,被兽医广泛使用。他还就如何使用这些中草药等问题给兽医提供咨询。

    闻医生经常在各种犬、猫及鸟类俱乐部进行演讲,并且多次参加Paws to Care、NBC今日秀等电视节目。他也曾经在纽约大学职业健康学院、苏福克郡社区学院、佛罗里达的Chi Institute、中国兽医大会以及美国兽医整体疗法协会做过演讲。



    您是如何走上兽医临床道路的?

    闻博士:1980年,我从辽宁海城考到了北京农业大学(后更名中国农业大学),那时我对兽医并不了解,只是种种巧合让我有机会接触到这个专业并一直走到了今天。

    在北京农业大学我学的是中兽医专业,完成了4年的本科学习后,我又继续攻读了中兽医硕士。1987年硕士毕业,我来到东北农业大学(当时叫东北农学院)工作。正式开始做临床是1989年,那年新英格兰兽医研究所招人做小动物临床,虽然我上学学习的都是大动物临床,但是基础课基本一样。在当年的5月2日,我作为访问学者来到美国,由当地的兽医带我直接就上了临床,同时我也从零开始学习小动物临床。平时闲暇就多读小动物临床方面的资料,抓紧时间学习。同年年底,我又来到了纽约,在纽约工作了两年半,其间一直学习并运用的都是西医诊疗方式。

    1992年9月,我离开纽约到长岛,到一个专门看急诊的动物医院工作了5年,这期间,因为一次偶然地看病经历,让我又开始慢慢做回了我中兽医的老本行。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有位老太太,饲养了一只黑白猫叫南希•奥斯卡,这只猫患了慢性顽固性便秘,西医的各种方法都治遍了也没有好转,即使是美国最大的兽医院Banfield看了之后也说无能为力,只能手术把结肠切除。但老太太很倔,不愿意自己的猫受那种罪。所以她找到我,要求我用中医试试。那时我已经毕业5年了,5年间,我一直都没再做过中医治疗,因为从没有人要求我用中医的针灸、中药的技术诊治病。但是看到她的那种急切和对自己宠物的那份感情,我被深深地感动了,我也急切的希望自己能够对她有所帮助。我答应了她的要求,但是我自己对治疗的效果也没有把握。所以对她说,只能尝试用中兽医的方式治治看,结果是好是坏不能保证。她同意了我的说法,将南希交给我治疗。回到家,我找出多年未用的电针机,我很庆幸自己出国时没有忘了带上自己的“家活事儿”。之后,我又特地跑到唐人街去买中药,在自己家里煎,因为动物不能像人那样直接喝汤药,我只能不断的煎熬,直到熬干,做成胶囊再给南希吃。结果,经过两周的针灸加中药的治疗,南希很快痊愈了。老太太非常高兴,我也很高兴。同时也让我更加深刻的意识到了,中兽医还有无限的前景。但是我并未着急离开这家动物医院去做中兽医,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这家动物医院白天晚上都有急诊,白天还有各科专家坐诊,所以我一有时间就随处转、看、学,进步的非常快。在这里经历了5年的急诊病例训练,对我西医技术的提高起到了很大的作用。5年以后,我感觉自己有了一定的能力,决心开始用自己的方式为更多的动物解除病痛。

    1996年11月,我在西汉普顿买下一家兽医院,按照自己的方式开始专心做起了中兽医。  

    当初的美国兽医监管机构是如何接受中国大陆兽医学子的?

    闻博士:我刚到美国的时候,还没有中国人在那里做兽医,我是第一个申请并拿到兽医开业执照的中国人。

    我刚到美国时,接收我的动物医院里的兽医鼓励我去搞临床兽医,但是在美国做临床兽医是需要兽医执业资格证书的。获得这个兽医执业资格证书是需要通过美国兽医考试的。我不是本土人,怎么才能参加考试拿到兽医执业资格证书呢?查了半天资料,发现中国大陆没有一所学校是美国认可的。因为当时中国还不是国际兽医组织(OIE)成员,因为台湾加入了,中国大陆就不能加入。所以,我只能给国际教育协会写信联系,让国内有关部门出证明,证明北京农业大学是国家办的重点大学,国际教育协会才可以承认。当时我找到我的导师于船先生,请他帮我找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出面写信,于先生以中国畜牧兽医学会的名义给国际兽医组织和美国兽医协会写信,从而使北京农业大学得到国际教育协会的认可。由此,北京农业大学也就成为了美国兽医协会承认的兽医学校,美国兽医协会也就此认可了我的学历,我才得以参加了美国全国的兽医考试,又参加了纽约州的考试,顺利拿到了执照。在这之后北京农业大学的学生再考美国兽医执照就可以直接参加考试,不用再走我的老路了。再后来,国内更多的院校都申请并通过了国际教育协会的认可,到美国来的中国学子也越来越多。


    您认为美国临床兽医的社会地位如何?

    闻博士:美国临床兽医的地位非常高,因此,美国兽医院校很难考进去,由此学习临床兽医的人就很少,但是,兽医临床的毕业生基本上都能保证有工作,收入也很好。在中国,早期做兽医,可能会有受歧视的感觉,但是在美国我没有这个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兽医的关系,我也从未因为是中国人而被歧视过。

    美国人对中兽医的接受情况如何?

    闻博士:其他医院不谈,在我的医院通常经过介绍,顾客80%-90%都会选择中医治疗,尽管中医的治疗方法可能要比西医贵很多倍,比如西医的抗菌素,类固醇,止疼药都很便宜,中医针灸可能要花费几倍甚至十几倍,但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中医。因为,比如同样一种癫痫病,西药一个月药费可能10块钱就够了,中药可能要100块,但是西药吃过后肝、肾脏受损,行为改变,但中药不会,所以只要顾客他能负担的起一般都会选择中药。有人说,现在国内的中兽医接受度还不如美国,我想可能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中兽医的招牌砸了,实实在在搞中医的人不多了,所以导致大众的信任度不高。而美国一切从一张白纸开始,没有好坏,所以只要你把病治好了,只要能有一点效果,人们就会相信你,并且推荐很多顾客来。我刚买下兽医院的前两年还做些广告,到第三年就不再做了,都是口口相传,顾客推荐顾客,病例都看不过来。


    您认为中国的宠物诊疗行业应该如何发展?

    闻博士:这几年国内发展很快,跟15年前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我的想法是,想要更好的发展就要从医生的职业道德抓起。一家医院的经营管理,经营者自己就会学的,但是职业道德确是需要从很小就开始培养的。美国曾经也有过这种问题,职业道德怎么来提高?就拿我自己来说,我不需要做的我不做,需要做的我才做。医生做事,最起码的是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是第一步。医生要用心来治病,无论饲养主人贫富,对待他们的猫狗都要一视同仁。现在美国西医的竞争比以前也激烈的多了,他们以技术和职业道德竞争,当然也有小部分以提高收费和多做化验来增加收益的。怎么来管理这个问题?我想是不是应该在大学教育的时候,在学生入学的时候就开始入手,如果等他毕业后再进行职业教育就晚了。为什么美国大多兽医都能保证他的职业道德的心理底线,因为这些人在3、5岁的时候就决定要当兽医了,当兽医是他们的梦想,是做一项事业而不仅仅是为了挣钱。如果仅仅为了挣钱可以去华尔街,在那里会挣到更多的钱。所以大多兽医做临床是对这个行业的一种热爱。美国兽医学校招收学生的时候,是很看重这一条的。这种职业道德的素质变化,不是在教育过程中可以得到的。所以,在招收学生的时候,如果能够考虑这方面的问题,那么培养出来的兽医,在以后的执业中,起码的职业道德是要有的,在一定程度上也减少了临床兽医的流动性。

    您对2014年的亚洲小动物兽医大会(FASAVA)大会有何期待和建议?

    闻博士:2014年的FASAVA大会,是面对整个亚洲的大会,中国作为主办方要有一颗包容的心,中兽医可以作为我们的特色和大家分享,共同提高,但也要把亚洲其他地方的特色融合到我们的大会中来,放开怀抱,利用这个平台使每个人都有所收获。


    上一篇:中兽医在美国

    下一篇:兼容并蓄,打造多元化发展的宠物综合体

    往事回顾
    更多>>
    王静兰
    访原农业部科学技术司对外交流部王静兰老师
      掷地有声话当年
    陈长清
    访另类宠物疾病专家陈长清
      三见陈长清
    万宝璠
    访临床兽医专家万宝璠
      回眸那过去的时光
    李安熙
    访美籍华人执业兽医师李安熙
      北京小动物兽医临床的发展(1994-2007)
    戴庶
    访原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内科专家戴庶
      20世纪90年代初在北京做小动物兽医的日子
    董悦农
    访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高级兽医师董悦农
      追溯走过的路
    往期访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