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冠状病毒感染现状及预防
犬冠状病毒感染现状及预防
  • 普通内科
  • 2014-07-17 12:49:50
  • 来源: 张海泉 硕腾(上海)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
  • CCV作为犬常见的急性传染病,在临床上症状各不相同。但不同品种,年龄,性别的犬只都可感染。


    冠状病毒(Coronavirus)是近些年来媒体曝光率非常高的一种病毒。2002年肆虐中国的“非典型性肺炎”蔓延全球,引起人类恐慌;2012年9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就当时发现一位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向全球发出警告,该病(导致肾功能衰竭的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至今已确诊136例,其中死亡58人。这些都与冠状病毒有关。犬,作为人类最忠实的伴侣,也会感染冠状病毒,然而对于犬冠状病毒(CCV)有人认为临床病例很少见;有人认为其症状轻微不足挂齿;有人认为它是一个不需要接种疫苗的传染病……事实果真如此吗?

    冠状病毒令世人如此瞩目,如此迷惑,到底是一种什么病原体呢?冠状病毒又称为日冕病毒,略呈球形,直径80-160nm。有囊膜,其表面覆盖有12-24nm的纤突,纤突末段呈球形,整个纤突之间保持较宽的间隙整齐规则的排列成皇冠状(见图1),故此命名。其膜表面蛋白S(刺突糖蛋白)在免疫过程中具有重要作用1。

    冠状病毒最早分离于鸡,可感染多种动物包括啮齿类、牛、猪、兔、猴、猫、犬、人和鸟类等,对胃肠道,呼吸道和神经系统具有广泛的侵袭性2。目前发现其包括3个抗原群,其中犬冠状病毒(CCV),猫传染性腹膜炎病毒和猫肠炎冠状病毒等宠物相关的都属于Ⅰ抗原群。基因学上将CCV分为Ⅰ和Ⅱ两类。
    CCV作为犬常见的急性传染病,在临床上症状各不相同。但不同品种,年龄,性别的犬只都可感染。通常表现为肠炎症状,包括呕吐、腹泻(典型特征为桔色恶臭粪便)、厌食、精神沉郁等,但通常比犬细小病毒(CPV)感染症状轻且死亡率较低,因此不太被宠物医师或主人所重视,但实际上CCV给宠物带来的危害或许更甚于其它传染病。
    调查显示CCV在犬只中感染率非常高
    犬冠状病毒自1971年首次在美国军犬粪便中检出,随后在世界其它各地都有报道,在国内1985-1990年徐汉坤,刘海涛,王允海分别报道了警犬,军犬CCV的感染3。但CCV引起的疾病至今未得到充分的调研,其在胃肠炎中扮演的角色细节还不太清楚。最近二三十年来的人们更多将注意力放在CCV毒株的基因变化及鉴定新型基因型或新型CCV上。CCV目前全球仍呈地方性流行。Tennant流调发现英国数个犬场CCV 血清阳性率高达76%~100% ,粪便病毒分离率为43 %4。2001年Mochizuki等采用PCR方法检测腹泻与正常犬粪便,两者CCV阳性率分别为57.3%和40%。用基因学方法从日本腹泻犬检测或分离出16%或57%的CCV。澳大利亚采用血清学方法检测腹泻犬发现85%对CCV-IgM抗体呈阳性反应,提示其被感染过5。1999-2005年不同研究者采用RT-PCR方法检测腹泻犬粪样发现犬肠炎型冠状病毒感染率在15-42%,在犬舍该感染率高达73%6。
    在我国张伯强等对38份腹泻粪样作CCV和CPV双项检测, CCV阳性16例(42.1%)。温海对40份发病死亡的肠道病料和收集的137份各地犬群粪便样品进行CCV检测,发病死亡犬病料CCV阳性率为20%。昆明,沈阳,南京健康犬群粪样中CCV阳性率分别高达93.1%、87.2%、73.1%。王玉燕等收集家养腹泻犬粪样52份,犬场群养健康犬粪样81份,腹泻粪样5份用套式PCR方法检测发现:健康群养犬粪样86.4%检出CCV-Ⅱ;腹泻病犬粪样阳性率平均为49.1%7。张晋对北京临床犬调查发现CCV感染率为20%。由此可见CCV感染广泛存在于家养和群养犬中。

    犬冠状病毒单独感染也可导致严重致死性疾病

    CCV仅有一个血清型8,长期以来被多数人认为仅引起轻微的临床症状,从而一直未被引起足够的重视。从上世纪90年代末期开始,来自日本、澳大利亚、意大利等地的报道显示CCV具有比以前更强的毒力9。2005年意大利发生高致病性CCV感染。7只45-57日龄间幼犬发病,症状很像CPV感染,持续发烧(39.5-40℃)、精神萎靡、厌食、呕吐、血样腹泻和出现神经症状,全身症状出现后2天内死亡,白细胞数量降至正常水平一半。内脏器官多处损伤严重。除用RT-PCR的方法检测到CCV外,未见其它常见病原体10。同年Evermann等也报道了两例7-8周龄的幼犬因严重肠炎死亡(图2),电镜和免疫组化检查仅发现CCV而未见CPV(图3)9。2006-2008年英国PDSA宠物救助医院47家分院收集355份严重腹泻犬粪样,发现CPV,CCV感染率居前两位,分别占58%和7.9%。虽然CCV合并CPV感染的发生率仅占2%,但死亡率CCV,CPV分别为21.4%, 30%,其它原因不清的占25%,死亡率差异并不显著6。这些结果与以前广泛认为的CCV仅引起轻微的临床症状,死亡率远低于CPV感染的结果有明显差别。同样类似的致死性冠状病毒病在法国和比利时也有报道。肠道以外组织分离到的CCV可能与其在胃肠道的局部扩散或者病毒血症有关,但尚未从血液中分离到病毒以证实11。高致病性CCV的出现可能与不同CCV毒株之间出现分子杂交和遗传信息的增减有关。已有人分离出引起高致病性的Ⅱ型CCV感染10,但在患犬中CCV-Ⅰ和Ⅱ都可检出,中国和欧洲Ⅱ型检出率更高7,12。

    图2,显微镜下苏木精-伊红染色的回肠切片。绒毛严重变短,隐窝上皮变薄,坏死细胞增多。由于纤维素,蛋白类物质和红细胞的出现固有层变厚,整个小肠可见成段的坏死性肠炎病变(摘自Evermann, J Vet Diagn Invest, 2005)

    图3,苏木精-伊红免疫组化染色显微镜下小肠切片:A,鼠抗CCV抗体染色,可见红染的CCV沿绒毛顶端分布于上皮细胞内,而未深入隐窝部分;B,阴性同型抗原对照,未见染色;C,鼠抗CPV抗体染色,隐窝扩张并有坏死的细胞屑片,但未见红染的CPV-2抗原(摘自Evermann, J Vet Diagn Invest, 2005)

    CCV可加剧其它病原体引发的疾病
    CCV与其它传染病合并感染症状将更为严重甚至导致死亡。1988年Appell发现CCV可使随后发生的CPV-2的症状变得更为严重,死亡率显著增加(见表1)13。1999年Annamaria Pratelli等报道CPV-2b感染的幼犬在康复后15天再次发生严重的出血性肠炎并死亡,采用单克隆荧光抗体检测感染动物细胞培养物证实为CCV感染。也有报道反映先前感染过CPV(2或2b)可增强动物对CCV的易感性或疾病的严重程度14。温海检出的8份CCV阳性病死犬样品中有5份是同其它病毒混合感染7。成都双林动物医院收治42例CCV阳性犬,其中合并CPV,CDV感染者分别死亡8例和1例,总死亡率为21.4%2。犬传染性呼吸道疾病虽然由多因素(如CPIV,CAV-2,博代氏分支杆菌等)导致,但实验感染上述任何单一病原只能引起轻度而非严重呼吸道疾病5。Erles研究发现犬只进入收容所时若血清中存在CCV抗体,则其后发展为呼吸道疾病的风险将降低,但单独的CCV感染仅可能引起轻微或亚临床的呼吸系统症状,合并感染则可出现严重的呼吸系统疾病15。说明CCV增加合并感染的风险并不仅限于胃肠道系统。除并发CPV,CDV等感染外, CCV也可合并CAV-1感染,表现出严重的肠炎症状、白细胞减少、呼吸困难和脱水,症状出现7-8天后幼犬死亡16。因此CCV的出现会加剧其它病原体引发的疾病。

    犬冠状病毒的发病机理
    CCV一般通过粪口途径感染。潜伏时间较短,自然感染一般为1-4天,实验感染犬仅为24-48小时。通常感染后约3-14天都可能从粪便分离到CCV病毒。多数犬感染后8-10天症状消失,但仍可能继续排毒。
    感染后CCV从肠腔侵入小肠绒毛成熟上皮细胞,并主要在肠绒毛上2/3的柱状上皮快速复制或在胞浆囊泡内蓄积。通过激发细胞溶解酶,导致绒毛脱落和变短,从而引起分泌乳糖酶和蛋白酶能力显著下降 ,水、电解质等因吸收减少而被滞留在肠管中。乳糖等营养成分的积蓄造成渗透性水潴留,导致腹泻,脱水等症状,导致正常的肠道结构和功能破坏(见图4A)。成熟病毒颗粒通过囊泡顶端质膜或被感染细胞质膜溶解而释放到外部环境而引起排毒。最终结果是被感染细胞越来越快的从绒毛上脱落,而被加速增殖的下层隐窝上皮(未成熟细胞)替代,但绒毛坏死和出血很少,因此多数情况下单纯的CCV仅表现轻微临床症状。

    如果出现其它病原体的合并感染(如CPV、CAV-1、产气荚膜杆菌、歪曲杆菌、沙门氏菌等)则可加重临床表现。以继发CPV感染为例, CPV感染后仅在快速分化的细胞上复制,先在淋巴组织,后在肠道隐窝上皮复制(损伤见图4B)。感染CCV时为弥补小肠绒毛上皮的损伤,扁平的隐窝上皮细胞快速分裂以修补肠绒毛上皮。这种加速增殖的隐窝上皮细胞为CPV提供了良好复制场所。因此CPV,CCV并发感染,其临床症状的严重程度要远高于任一病原体单独感染(见图5),由此可看出预防CCV和预防CPV一样重要8。

    犬冠状病毒的免疫机理
    关于CCV的免疫机理目前还不是特别清楚,但一般认为肠道分泌的黏膜抗体起重要作用。CCV进入肠腔后被派伊尔淋巴集结(Peyer’s patches)圆顶上皮的M细胞摄入,随后被转移至下层淋巴组织15。接种后CCV抗原通过刺激机体初次免疫应答产生少量血浆抗体,同时在肠道内形成免疫记忆细胞。再次接触CCV后则刺激肠道产生抗CCV的IgA等抗体。后者与肠道中的CCV结合形成免疫复合物,阻止病毒进一步进入肠上皮而发挥免疫保护作用。感染犬十二指肠分泌物中已检测到所有三种抗CCV免疫球蛋白, 其中IgG和IgA水平的增加明显与患犬停止排毒同步15。
    临床兽医常习惯于以血清抗体滴度高低作为免疫保护能力高下的评估指标,但CCV例外。因为CCV感染主要局限于肠道,循环抗体对于CCV引起的肠炎作用不明显。这也是有人觉得接种CCV疫苗意义不大的原因之一。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哺乳仔猪传染性胃肠炎(TGEV)研究表明分泌性IgA与免疫保护有很大相关性, 提示肠道局部免疫的产生和/或局部及全身细胞介导免疫的产生在控制此类感染方面比循环抗体更重要15。因此CCV血清抗体滴度仅作为疫苗效力或者判断是否被感染的参考,而不能作为CCV疫苗保护能力的直接指标17。

    图6,接受CCV攻毒后免疫犬(试验组)和未免疫犬(对照组)粪便中IgA量比(注:OD值为入射光和透射光强度比的常用对数值,可用于检测部分溶液浓度)。攻毒后7天免疫组肠道分泌的IgA明显高于对照组

    预防
    预防CCV感染除了远离传染源这一通用法则外,目前最好的方法还是接种疫苗。国外原来生产过弱毒疫苗但因副作用较大而停用,目前几乎都采用灭活疫苗。硕腾公司生产的疫苗接种后7天可显著升高粪便中抗CCV的IgA水平(图6)18。通过比较对照组血清学和免疫荧光抗体检查结果,免疫组血清抗体显著增加,肠道组织免疫荧光抗体检查未见CCV感染,但未免疫组血清抗体未见阳转,肠道出现不同程度的免疫荧光反应(表2)18。证实接种CCV灭活疫苗可大大阻止CCV入侵肠上皮的可能性而起到预防和保护作用。
    目前国内已批准上市的疫苗有卫佳捌(Vanguard Plus 5-CVL)除了含有灭活的CCV抗原外,还含有常见的CDV、CPV、CAV-2、CPIV及两血清型钩端螺旋体抗原。因此不仅可保护犬冠状病毒引起的肠炎,配合疫苗其它抗原,还可更好的预防其它病毒病。

    参考文献
    1. Annamaria Pratelli, The evolutionary processes of canine coronaviruses[J]. Advances in virology, 2011, article ID 562831.
    2. 杨金福,杨蓉生. 犬冠状病毒病的新临床特征研究[J].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5, 31(6): 933-935.
    3. 范志强,夏咸柱,武银莲等. 检测犬冠状病毒中和抗体的方法与应用[J], 中国畜禽传染病,1998, 20(11): 357-360.
    4. B.J. Tennant,R.M. Gaskell,C.J. Gaskell. Studies on the survival of canine coronavirus under different environmental conditions[J]. Veterinary Microbiology, 1994, 42(11):255-259.
    5. Greene. Infectious disease of the dog and cat(3rd.) [M]. Canada: Saunders Elsevier, 2006: 54-72.
       6. S.A. Godsall, S.R. Clegg, J.H.Staavisky, et al.. Epidemiology of Canine Parvovirus and coronavirus in dogs presented with severe diarrhea to PDSA PetAid hospitals[J]. Veterinary Record, 2010, 167: 196-201.
       7. 马保臣. 不容忽视的犬冠状病毒感染[C]. 泰州, 第十三次全国养犬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09: 487-489.
       8. 徐汉坤. 犬冠状病毒的研究进展[J]. 警犬, 2001, 5: 7-10.
       9. J.F. Evermann, J.R. Abbott et al.. Canine coronavirus-associated puppy mortality without evidence of concurrent canine parvovirus infection [J]. J Vet Diagn Invest, 2005 17: 610-614.
       10. Canio Buonavoglia, Nicola Decaro, Vito Martella, et al..Canine coronavirus highly pathogenic for dogs[J].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2006, 12(3): 492-494.
       11. 丁壮. 犬冠状病毒病发病机理研究概况[J]. 畜牧兽医科技信息, 1997,2: 2-3.
       12. Nicola Decaro, Viviana Mari, Gabriella Elia et al.. Recombinant canine coronaviruses in dogs, Europe[J].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2010, 16(1):41-47.
       13. Appell MJG. Does canine coronavirus augment the effects of subsequent parvovirus infection [J]. Vet Med, 1988: 360-366.
       14. Annamaria Pratelli, Maria Tempesta, Franco P. et al.. fatal coronavirus in puppies following canine parvovirus 2b infection[J]. J Vet DiGN Invest, 1999 11:550-553
       15. Kerstin Erles, Crista Toomey, Harriet W. Brooks, et al.. Detection of a group 2 coronavirus in dogs with canine infectious respiratory disease [J]. Virology 2003, 310: 216-233.
       16. A. Pratelli, V. Martella, G. Elia et al.. Severe Enteric Disease in an Animal Shelter Associated with Dual Infections by Canine Adenovirus Type 1 and Canine coronavirus,Journal of Veterinary Medicine, Series B ,2001, 48: 385–392.
       17. Nicola Decaro, Annamaria Pratelli, Antonella Tinelli et al.. Fecal Immunoglobulin A Antibodies in Dogs Infected or Vaccinated with Canine Coronavirus [J]. Clinical and diagnostic laboratory immunology, 2004, 1:102-105.
       18. M.J.Coyne. Mucosal antibody is the principal mode of protection against canine coronavirus enteritis (Technical bulletin) [Z]. PA, SmithKline Beecham Animal Health, 1994,(8).

    72小时热文
    品牌专栏
    热点资讯
    • 每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