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鬣蜥之卵泡滞留
绿鬣蜥之卵泡滞留
  • 异类宠物
  • 2013-06-07 10:55:55
  • 来源: 高如栢 中兴大学兽医学院
  • 绿鬣蜥的繁殖受到多重因子的影响,最主要是温度,因此绿鬣蜥的繁殖周期可能因地而异,但主要仍集中于春、秋两季。而湿度、雨量及光照时数则影响较小。

    摘要:一只年龄不详,体重1.6 kg之成年雌性绿鬣蜥,于2011年3月初开始出现食欲下降,且一直没有排便之情形,遂于3月10日带至本校兽医教学医院就诊。临床检查可见病蜥精神及活动力不佳,眼眶凹陷有脱水之情形。触诊发现体腔内有数个触感坚实之团块,放射线学检查发现体腔内有多个低穿透性之团块影像,初步诊断为绿鬣蜥之产蛋困难。于当天办理住院,并于左后肢胫骨放置骨髓内留置针,给予输液补充营养并进行内科疗法。于住院期间,并蜥精神及排便情况皆有明显之改善;但仍持续未进食。经医师评估后,于3月25日进行体腔探测,体腔探测显示双测卵巢上皆有数十颗大小不等之卵泡,遂决定施行双侧卵巢摘除术,术后病蜥食欲恢复且伤口复原良好,最终诊断为绿鬣蜥之卵泡滞留。

    病史

    一只年龄不详,体重1.6 kg成年雌性绿鬣蜥。平日饲养于户外铁笼中,每日喂饲新鲜蔬菜。于本年3月初发现无食欲,且无排便之情形,遂于3月10日带至本校兽医教学医院。

    临床检查

    基础生理值 体重:1.6 kg

    视诊

    精神及活动力不佳,估计脱水约5~6%

    触诊

    体腔内可摸到触感坚实之团块

    放射线学检查

    体腔背腹照可见体腔内有多个低穿透性之团块影像(Fig.1)。侧照可见消化道内有低穿透性之内容物。

    初步诊断

    绿鬣蜥之卵泡滞留。

    治疗与处置

    住院

    3月10日为病蜥办理住院,并提供适当之温湿度。鉴于病畜已多日未进食,评估身体状况后,于左后肢胫骨放置骨髓内留置针(Fig.2),给予输液补充营养并进行内科疗法。

    术前处置

    术前基础值:体重1.98 kg,心跳32 次/分钟,呼吸8 次/分钟。

    术前给药:肌肉注射Morphine® 1 mg/kg、Dexdomitor® 0.02mg/kg与Zoletil®,5 mg/kg。

    于右后肢胫骨放置骨髓内留置针, 给予输液L a c t a t e Ringer’s®+ B complex® + Amino composite®,36 ml/kg/day。

    使用2.0气管内管进行气管内插管后,以Isoflurane® 0.5~3.5%维持麻醉,并持续供给氧气。接上生理监视仪及都卜勒超音波流速仪,监控其生理状况。

    手术步骤

    1.病蜥呈仰卧姿,固定四肢(Fig.2),刷洗术区并喷上优碘,覆上洞巾以洞巾夹固定,露出术区。

    2.沿腹正中线左侧约两公分处剪开皮肤及皮下组织。切开体腔

    后两侧卵巢皆可见数十颗大小不一之卵黄并有丰沛之血管供应,诊断为卵泡滞留(Fig.3)。遂决定施行双侧卵巢摘除术

    3.利用双极电烧结扎左侧卵巢附近血管(Fig.4),移除左侧卵巢。并以相同方法摘除右侧卵巢(Fig.5)。

    4.以灭菌生理食盐水灌洗体腔。

       5.3-0可吸收线简单连续缝合皮下,3-0不可吸收线水平卧褥缝合法缝合皮肤。
    6.缝合处涂抹金碘软膏,手术结束。

    病理学检查

    经病理切片检查可见,手术切除的卵泡为发育中之正常卵泡,并无其它病理学病变及炎症反应。

    术后追踪

    3月25日,病蜥苏醒后置于安静病房内,持续监控心跳及呼吸。给予处置如下:

    最终诊断
    绿鬣蜥之卵泡滞留(Follicular stasis in a Green Iguana)。

    讨论

    绿鬣蜥(Iguana iguana)属于爬虫纲、有鳞目、鬣蜥科之鬣蜥属,为一种树栖型草食爬虫类。主要分布于中美洲、南美洲、加勒比海及佛罗里达等地,为一外来种保育类野生动物。其饲养容易且适应力良好,是唯一一种热带物种却能广泛分布于亚热带气候的爬虫类,因此成为目前世界上最热门的爬虫类宠物之一[10]。

    绿鬣蜥的繁殖受到多重因子的影响,最主要是温度,因此绿鬣蜥的繁殖周期可能因地而异,但主要仍集中于春、秋两季。而湿度、雨量及光照时数则影响较小。在缺乏雄性绿鬣蜥之情况下,雌性绿鬣蜥仍会进入繁殖周期。当雌性绿鬣蜥身体状况良好时,卵巢上的滤泡可持续发育并排卵,接着由伞部接收后移至壳腺钙化。此后若雌性绿鬣蜥维持充足之钙量补充且饲养环境适合,则绿鬣蜥将产卵;若缺乏良好的产卵情况时雌性绿鬣蜥可自行将其吸收。然而问题的症结则在于绿鬣蜥在产卵前,因为滤泡的持续发育占据体腔空间,造成胃的压迫,将引起约四周的持续性厌食,对于健康的绿鬣蜥来说并不构成问题;但身体状况较差者则无法承受厌食以及持续找寻及挖掘适合的巢穴等行为所消耗的能量(5)。

    爬虫类属于变温动物,需由外界供给热量。不同种别之爬虫类最适合环境温度范围不一,各种别亦有最适合的体温,最适合体温对于消化、生长、伤口愈合及免疫系统的正常运作是必需的,所以在饲养环境内应该创造温度梯度,使爬虫类能够自行调整温度[2,7]。本病例发生于早春,推测可能与冬天的温度过低相关。因平日饲养于户外铁笼中,可能造成保温不佳,无法达到绿鬣蜥之合适温度而引起厌食。接着进入繁殖季节,发育的卵泡占据体腔大量空间,减少胃之空间,绿鬣蜥将持续厌食约四周,如此一来便造成蜥蜴的身体状况持续恶化,最终造成产蛋困难。

    产卵前之绿鬣蜥临床上可见厌食、消瘦及明显腹部膨大,此时只要提供足够的温度以及产卵的环境即可。动物的反应是区别正常产卵与产蛋困难最佳的方法,产卵前的绿鬣蜥仍然相当警觉且有活力;然而产蛋困难的绿鬣蜥将精神沉郁、对外界无反应[1,2]。产蛋困难可能因饲养环境温湿度不适、缺乏充足营养、缺乏造巢地点、代谢性骨病、以及其它疾病等原因所引起(1,4,11,12)。而依照产蛋困难的时间点,我们可将其分为排卵前卵滞留(preovulatoryova retention;follicular stasis)及排卵后蛋滞留(postovulatory egg retention;dystocia)。卵泡滞留起因于各种因素而造成成熟之卵泡不排卵,并且不被吸收,而这些卵泡可能破裂而造成体腔炎、虚弱及死亡。临床症状上可见食欲不振及嗜睡,而也可能观察到腹部的扩大。若病蜥状况良好,则可令其自行吸收。否则需施以卵巢摘除术,将滞留的卵泡移除避免本情况再发生。难产则是指卵巢排卵后,卵在壳腺钙化后,不论何种原因而造成不产卵的情形。临床症状则与卵泡滞留相似,若病蜥持续难产,则可能因低血钙而引起震颤及痉挛。此外,内科疗法可以使用催产素注射,引起产蛋,但此方法之成效不佳。另外亦可利用输卵管切开术,将蛋取出,或者将双侧之卵巢及输卵管皆移除,避免本情况再次发生[1-3,12,13]。此外,除了使用手术将卵移除外,亦可使用皮肤穿刺术,利用针头穿刺后抽取内容物,可有效减低蛋之体积,增进自行将蛋产出的可能性。相较于卵巢输卵管摘除术,皮肤穿刺术的麻醉时间较短,可避免长时间麻醉的危险;但此方法可能引起卵黄渗漏到体腔、吸入脏器或体腔炎[3]。

    欲由外观做卵泡滞留及难产两者的区别诊断是相当困难的,除非经由放射线学照影来确认是否已为钙化之蛋壳覆盖(5,13)。本病例首先以内科疗法治疗,并提供适当之温湿度,主要是希望病蜥能够恢复正常生理功能、自行进食及排便并吸收成熟之卵泡。但内科疗法数日,虽然病蜥精神及活动力恢复不错,但似乎滞留之卵仍造成病蜥不舒适,于是进行体腔探测手术,以了解病蜥卵之发育情形。手术自腹中线旁切开,主要是为了避免腹中线下的两条大血管;但有报告指出,既使自腹中线切开,只要小心避过两条血管即可,就算是切到血管也只要确实结扎就可以了,并不造成大碍[4]。但考虑到病蜥之状况不佳,遂选择较安全之手术方式。体腔探测术发现双侧卵巢皆有数十颗大小不一之滤泡,并有丰沛之血管供应,评估为卵泡滞留,遂施行双侧卵巢摘除。

    大多数虚弱绿鬣蜥被送至本校兽医教学医院就诊多起因于饲养管理之不当,故良好的饲养管理能有效减低疾病的发生。饲养绿鬣蜥的重点在食物方面,应提供新鲜,且选择性多样化的青菜,例如高丽菜、芥蓝、西洋芹、香菜、青花菜及莴苣等等,每日约三至四种,经清洗、切碎后混合均匀,每日喂食1-2次,幼体以一天两次较佳。水果则非野生绿鬣蜥之主食,其钙含量较低、糖分高且缺乏纤维,食用过多可能引起不良影响。而多重维生素的补充亦非必需的,不适当的补充可能造成毒性。其次为光照,依来源又分为直接的阳光曝晒及全波长的荧光灯泡,两者皆含有紫外线。紫外光是合成维生素D3所必须的,并调整合适的钙磷代谢。而每周在阳光下曝晒绿鬣蜥二至三次,每次20至30分钟或每日曝晒10至12小时的全波长灯泡,并且配合上述之食物供给,则有利于动物的生长以及产蛋。在温度方面,绿鬣蜥一般需要约35~38℃的热点,热源可来自灯泡或阳光,并建立良好之温度梯度,使蜥蜴可自由选择其所需温度。水的给予依功能区别为饮用水及浸泡用水。绿鬣蜥摄取之水分多源自于食物中,所以利用水盆饮水之频率可能较低;即使如此,每日供给干净的水仍是必须的。浸泡用水于饲养管理中往往是被忽略的,每日将绿鬣蜥浸泡于温水10至20分钟中可刺激绿鬣蜥排粪及排尿,如此可避免便秘及排尿减少等情况发生。此外,温水尚有湿润呼吸道、帮助蜕皮、饮用等功效。可利用相近尺寸的塑料箱浸泡蜥蜴,切记水量不可过多,约绿鬣蜥身体1/4高度即可。在湿度方面,水气的给予可刺激食欲及饮水量,此外还能帮助蜕皮。若饲养环境及垫料长时间潮湿,则饲主可能要增加饲养环境之空气流通性,避免成为绿鬣蜥呼吸道感染的前置因子[6,7,8]。

    问题与讨论

    问:术区如何刷洗?

    答:以Chlorhexidine及酒精依正常之外科程序刷洗,之后喷上优碘消毒术区。
    问:为何血管以双极电烧结扎?

    答:因绿鬣蜥之卵巢周围血管分部呈散状,若以缝线逐一结扎血管,则会造成手术时间之延长而增加麻醉风险。

    问:绿鬣蜥如何评估脱水?

    答:爬虫类脱水的评估方式主要可经由眼眶凹陷之程度,身体侧边皮肤之紧实度及Capillary refill time做评估。

    问:卵泡是排不出去还是卵泡生长太快?

    答:本病例为卵泡滞留,可能因营养不良,压力,饲养环境不佳及缺乏造巢等因子而造成无法排卵,但病蜥之身体状况不佳,故无法将卵泡吸收,进而造成卵泡滞留。

    问:绿鬣蜥一次可产几颗蛋?繁殖季节为何?

    答:绿鬣蜥平均产蛋数量约在6至30颗之间。繁殖季节最主要是受到温度的影响,加州地区为早春及早秋,而热带地区则以整个春天皆为繁殖季节。

    问:为何于皮下输液使用Ringer’s及体腔内输液使用Electrose?而其它添加物是否会造成高张溶液而引起动物脱水?

    答:由于3月17日病蜥皮下输液Ringer’s吸收不良,故隔日采取体腔内输液途径。而输液的渗透压应取决输液及添加物本身之比例,并非以各物品之渗透压高低做评估。若担心渗透压过高,则可考虑以灭菌之注射用水做稀释。

    参考文献
    1.Backues KA. Ovariectomy for treatment of follicular stasis in lizards. J
    Zoo Wild Med 25: 111-116, 1994.
    2.Barten SL. Lizards. In: Mader DR. ed. Reptile medicine and surgery.
    2nd ed. Saunders Elsevier Inc., Philadelphia, 59-77, 2006.
    3.Hall AJ, Lewbart GA. Treatment of dystocia in a leopard gecko(Eublepharis macularius) by percutaneous ovocentesis. Vet Rec 158:
    737-739, 2006.
    4.John M. Skyle IV. Updates and practical approaches to reproductive
    disorders in reptiles. Vet Clin Exot Anim 13: 349-373, 2010.
    5.Mader DR. Reproduction surgery in the green iguana. Seminar Avi
    Exot Pet Med 5: 214-221, 1996.
    6.Mitchell MA. Managing the reptile patient in the veterinary hospital:
    Establishing a standards of care model for nontraditional species. J Exot
    Pet Med 19: 56-72, 2010.
    7.Nevarez J. Lizards. In: Mitchell MA, Tully TN. eds. Manual of Exotic
    Pet Practice. Saunders Elsevier Inc., Missouri, 164-206, 2009.
    8.Prezant MR. Indication and application of clinical techniques in the
    Green Iguana. Seminlar Avi Exot Pet Med 6: 63-74, 1997.
    9.Rivera S. Health assement of the reptilian reproductive tract. J Exot Pet
    Med 17: 259-266, 2008.
    10.Rodda GH. Biology and reproduction in the wild. In: Jacobson ER.
    ed. Biology, husbandry, and medicine of the Green Iguana. Krieger
    Publishing Company, Florida, 75-95, 2003.
    11.Stahl SJ. Reptile production medicine. Seminar Avi Exot Pet Med 10:
    140-150, 2001.
    12.Suedmeyer WK. Noninfectious disease of reptiles. Seminar Avi Exot
    Pet Med 4: 56-60, 1995.
    13.Wellehan JFX, Gunkel CI. Emergent diseases in reptiles. Seminar Avi
    Exot Pet Med 13: 160-174, 2004.

    72小时热文
    品牌专栏
    热点资讯
    • 每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