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90年代初在北京做小动物兽医的日子
20世纪90年代初在北京做小动物兽医的日子
  • 往事回顾
  • 2012-05-22 15:52:37
  • 来源: 
  • 原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内科专家戴庶

    1.从准备做“牛医生”到“狗医生”

    ——时代对兽医的需求

    接到北京农业大学兽医学院(现更名为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时,我的父母很高兴,因为那时全国正在进行鼓励农村发展“万元户”的活动,而我的老家——云南大理——畜牧业又是比较强的。当时按我舅舅的话说:“学好兽医,回来当奶牛医生,你很快就是万元户!”我的毕业论文也是有关奶牛方面的课题,而在真正毕业之后,我却成为了狗医生(宠物医生)。

    刚毕业的时侯,记不清是哪位老师曾经对我们将要做小动物临床的毕业生这样说过:“现在养小动物的人主要有三种:一种是有钱的,一种是有权的,还有一种是有病的,哪一种都不是好对付的。”现在听起来这样说有点太过,但在当时说不算为过。北京农业大学的动物医院远在西郊的马连洼,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能长途驱车带宠物来看病的人,大多数都不是“普通人”(必然是有一定背景的)。在这些人中也不乏有利用宠物的兴起谋利的狗贩子、犬繁殖者。由于名犬的价格昂贵,这些人把宠物当作“孩子”一样精心养护,然后售卖赚钱。每天上班,我都会面对各种各样的宠物主人和动物病例。这些主人们将犬猫视为珍宝,有的把动物揣在自己的皮夹克内,有的把动物包裹在浴巾中,这些动物享受的待遇,远远超过我老家农村的小孩。这时我才真的体会到“宠物”是什么意思。

    由于这些原因,刚开始做宠物医生的我充满了新鲜感和特别感,同时也夹杂着复杂的心情。远在云南大理务农的父母,对我的职业感到好奇和不理解,唯一让他们放心的是我的工作单位——北京农业大学。

    1992年,冯世强、马国达、戴庶2.我的小动物临床老师们

    ——成长来自好老师的指点和许多病例的实践

    对小动物临床兴趣的培养,要感谢当时(1989-1991年)在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的董悦农老师、冯士强老师、谢建蒙老师和潘庆山老师等。由于老家远在云南大理,许多假期我都不回家而留在学校。毕业前的几个假期,我都是在动物医院内度过,给老师们当助手。动物医院的值班室有一个彩电,晚上我就喜欢在动物医院值班室看电视,当有夜诊病例时,我就给值班老师当助手。在毕业前,我已经在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做过2个假期的临时工。正因为有这些在临床上“摸、爬、滚、打”的机会,又有当时在小动物临床方面顶尖老师们的指导,我的小动物临床技术突飞猛进,同时,我对小动物临床的兴趣也越来越浓厚。冯世强老师对动物、对主人都非常耐心,我还清楚的记得冯老师耐心地给一大堆养猫的主人们详细解答问题的情景。当时冯老师以看内科病为主,而且有很好的药理基础(他曾经是兽医系里的药理老师)。这对我后来的临床诊断影响是很大的。

    在农大工作期间,我有幸被安排到和董悦农老师一起值班,董老师对我既信任,又大胆让我去接一些复杂的病例,有问题时又及时给予我保护和支持。董老师对知识从来不保守,也很谦虚。在董悦农老师的指导下,我在这些繁多的门诊病例中亲历诊病,技术水平不断提高。任何一个人,如果对小动物临床有兴趣,跟着他学习都一定会有快速的进步。

    在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实习过的每一个学生没有一个不对安丽英老师有深刻印像的。安老师辛勤教学,和蔼可亲,对化验工作一丝不苟。我在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的7年临床工作中,安老师给我很大的帮助。当时我的小动物临床化验技术,几乎都是来自她的教导。可以说在各种先进的兽医全自动化验设备使用前,安丽英老师一直是小动物临床化验的权威之一。她在北京培养了许多的宠物医院化验师。


    1992年在洋房店门诊部看病

    那个时候对我们从事小动物临床的兽医来说,高得仪教授主编的书《犬猫疾病学》就是一本小动物临床的“圣经”。如果你的外语水平不佳,这是当时唯一比较有深度的小动物疾病学丛书。高老师是从澳大利亚进修学习回来后编写的这本书,它对初期从事小动物疾病诊疗的兽医帮助非常大。

    为了解决一些疑难病例,我对中兽医方面的兴趣也在处理疑难病例的过程中不断增加。在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的时间里,何静荣老师给我很大的帮助和启迪。何老师注重的是临床和治疗效果,而且对中兽医的临床应用非常务实,有效果就是有效果,没有效果就是没有效果。当时我曾经常向何静荣老师请教中医的知识,她很耐心地指导我尝试用中兽医的方法治疗疑难病症。


    1992年,戴庶在洋房店门诊部手术

    除了中国农业大学兽医学院的老师们之外,还有两位来自美国的兽医师对我本人和对北京农业大学动物医院的发展,乃至对北京小动物兽医的发展都有一定的影响,一位是马国达(Todd Meyer),一位是李安熙(Ann-si Li)。马国达是美国康奈尔大学兽医专业毕业的美国兽医师,1992年来到北京之后,他主动拜访了中国农业大学羊坊店门诊部。我和董大夫把他介绍给当时兽医学院的副院长陈兆英教授。之后双方达成了一个交流协议: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给马国达提供住处,他帮助我们的小动物门诊(每星期2天门诊)以及给兽医学院的老师教专业英语(每周2晚上)。由于东西方思想和文化的差异,马国达在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只呆了9个月。在那期间,他介绍了一些在北京的国际友人和使馆的外国人,带他们的宠物来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看病。他自己也给当时的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注入了一些新的技术和新的理念。我清楚的记得,是在他来到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之后,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才开始应用比较现代的公、母猫绝育方法。在李安熙(美国加州戴维斯兽医学院毕业的华裔美籍兽医师)自愿申请下,同时在当时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院长董悦农老师的努力下,1994年李安熙以联合国志愿者的身份来到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做技术支持。李安熙来到之时,正是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临床系老师全面转入到现代的小动物临床当中的时侯。因为李安熙是专门从事小动物的美国兽医师,自己在美国经营动物医院十几年,她来到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后,对整体的动物医院包括临床技术、化验室诊断、一般的手术操作、对宠物和宠物主人的态度等等方面的提高都起了促进作用。我还记得她当时给大家介绍一个犬胰腺炎病例的情况,那是我见到的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第一例有清楚诊断和治疗的犬胰腺炎病例。马国达打开了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面向使馆区和国际友人的大门,李安熙是让中国农业大学的动物医院比较全面的面向国际友人服务。

    2.20世纪90年代初北京小动物医生的摇篮

    ——羊坊店“北京农业大学伴侣动物门诊部”

    回想在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工作的日子,就不得不说起北京羊坊店路的“北京农业大学伴侣动物门诊部”。1991年7月至1993年7月,每个月有2个星期是我和董老师在这里值班。很幸运的是我能够和德高望重的董悦农老师一起上班。我们每天从中国农业大学坐车到颐和圆,转车到公主坟,再转车到军事博物馆,然后走路到羊坊店的“北京农业大学伴侣动物门诊部”。有时候,我们也骑自行车从中国农业大学到军事博物馆附近的羊坊店。时不时地我们还要在自行车后面带上一个煤气罐,因为我们需要煤气来进行手术器械的蒸汽高压消毒。有许多时侯,当我们到达门诊部时,门口已经有10几个人抱着他们的宠物在排队等待我们的到来。一般情况下,我们从早上一进门就开始忙,一直到中午。一个人在有布帘分开的手术室内一直做手术(幸亏大都是绝育等小手术),另外一个人则在外面一直看病。满屋子都是人和动物,我们没有助手,看病、打针、开药、收费、接电话,时不时负责外面看病的医生,还要进到白布帘后面帮助另一个人做有一定难度的手术。每天很忙,很累,但总的来说很开心。

    我在那里上班的日子里,看到现在的一些北京小动物兽医师中的主力或佼佼者,都曾在这个门诊部实习或学习过。都得到了冯世强老师、潘庆山老师、董悦农老师等的临床指导。这些北京小动物医师同行们包括:北京观赏动物医院的张炎医生、凌凤俊医生;北京伴侣动物医院的刘朗医生和李贞玉医生;北京爱康动物医院的刘欣医生和张志红医生(当时在北京怡亚宠物园动物医院上班)等等。当时想在北京开小动物医院的兽医师们,或长或短的都在这里实习过。可以说,当时北京羊坊店的“北京农业大学伴侣动物门诊部”是北京小动物医生的小摇篮。

    3.北京宠物保健的一个特殊需求

    ——给国际友人的宠物看病

    我在北京做小动物医生的时间里,给国际友人的宠物看病过程是一个促进我进步提高的过程,同时也是比较有意思的临床部分。由于在马国达、李安熙的影响下,我对当时在北京的国际友人的宠物保健有了一些了解和认识。特别是在1997年,我在美国进行了一年的动物医院临床见习后,对来自发达国家的国际友人对宠物医生的要求有了深刻认识。那时,我也具备了一些能力,能够给他们提供比较好的宠物保健服务。在离开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后的2年内,我以给在北京的外国人的宠物服务为主,同时还帮助办理一些国外来中国和离开中国的宠物出入境手续的事,期间也与其它国家的兽医有所交流,一起讨论和治疗一些病例。从某种程度上说,这让我有机会向国际友人展现了我们中国北京当时小动物兽医的水平。现在回想起来,这是让我感到高兴和自豪的。比较典型地例子是美国人Doris的两只黑色拉布拉多犬,6岁的Maggie有严重的焦虑症,7岁的Morgan 有肥胖、慢性胰腺炎、多个关节有炎症。在来到中国前,这两只犬已经是当地兽医的常客。Doris经常需要带两只犬去看他们的兽医。在来中国前,她非常担心在中国没有合适的兽医来帮助她的两只爱犬。我有幸给她的爱犬提供保健,经常和她在芝加哥的美国兽医联系,共同制定诊断和医疗计划。2年后我离开北京去美国时,她送我一幅画并对我说,我照顾她爱犬的这段时间是她的爱犬最健康,她最省心的2年。

    4.向世界看齐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和北京兽医行业的快速发展

    北京小动物兽医师的发展离不开两个重要的因素:1、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的技术发展,特别是在林德贵老师领导动物医院期间,发展是非常突出的。2、刘朗医生为代表的北京兽医精英们。他们组织北京小动物诊疗行业协会,大大促进了北京小动物兽医行业的提高和发展,并使之逐步向世界看齐。2006年我回到北京后,参观了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和其它一些北京的动物医院,也参加了几次动物医院院长联谊会。对比6年之前北京小动物兽医的情况,让我这个刚从美国兽医行业回来的人,也惊叹北京小动物兽医的发展速度。从仪器设备来说,有些动物医院不比北美的动物医院差。最近几年,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西部兽医师大会、夏威夷的美国兽医师大会、世界小动物兽医师大会等都会看到有北京兽医师的参加。北京小动物兽医师的快速发展是我经历的和看到的,它正在向世界看齐!

    (2009年圣诞于广州天河北)

    上一篇:北京小动物兽医临床的发展(1994-2007)

    下一篇:追溯走过的路

    往事回顾
    更多>>
    王静兰
    访原农业部科学技术司对外交流部王静兰老师
      掷地有声话当年
    陈长清
    访另类宠物疾病专家陈长清
      三见陈长清
    万宝璠
    访临床兽医专家万宝璠
      回眸那过去的时光
    李安熙
    访美籍华人执业兽医师李安熙
      北京小动物兽医临床的发展(1994-2007)
    戴庶
    访原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内科专家戴庶
      20世纪90年代初在北京做小动物兽医的日子
    董悦农
    访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高级兽医师董悦农
      追溯走过的路
    往期访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