掷地有声话当年
掷地有声话当年
  • 往事回顾
  • 2012-05-20 14:51:35
  • 来源: 
  • 原农业部科学技术司对外交流部王静兰老师

    一个冬日的清晨,《往事回顾》专栏编辑组走访了原农业部科学技术司对外交流部的王静兰老师。我们走进她的家门,两只可爱的小狗,争抢着跑过来迎接。在采访的过程中,一只乖乖地卧在王老师的脚边,另一只却兴奋的晃来晃去,时不时的和我们打个招呼,又时不时的找王老师撒撒娇,给我们的访谈增添了无限的乐趣。

    采访归来,坐在办公室里,静静地翻看采访记录。王静兰老师那火辣辣的语言,那干练率直的性格,再次撩拨起笔者的心绪,竟不自禁地站起来,默念王老师那酣畅淋漓的谈话。北京小动物诊疗行业发展初期的画面,一幅幅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王静兰,这个1950年高中毕业的年轻姑娘,不顾家里的一再反对,执意报考河北农业大学兽医专业。只因为从小对动物的喜爱,立志做一个为动物们诊病的兽医师。那时候,女孩子学兽医的非常少,她所在的班上,加上她就只有两个女生,即使这样,也不能改变她的初衷。四年后毕业,王静兰被分配到农业部科学技术司对外交流部。没有做成兽医,却做了行政工作,但对于动物的感情和热爱的韧劲儿,仍旧在她的骨子里不能抹去,她时刻关心着发生在动物们身上的事情。

    由于工作的需要,王老师有机会经常出国考察,与国外的同行进行学术交流。让她记忆深刻的是,1975年到美国的动物医院考察,看到他们使用动物安乐死的药物,非常惊异。因为该药对安乐死的动物非常安全,而且没有痛苦。当时在中国,还没有这个概念,即便是对病重的动物实施安乐死,也是非常不愉快的。在她考察结束后,回国时特别带了几瓶500ml规格的药物,送给了动物园兽医院两瓶,后来又给了北京农业大学兽医院(后更名为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两瓶。

    在美国考察期间,王老师还看到了他们兽医行业的发展,相比较,中国兽医行业的发展是非常落后的。因此,回国后,她极力倡导北京农业大学兽医系,争取开办小动物门诊,开办实验动物专业,并游说农业部领导,申请项目资金,最终得到支持。1985年,中国农业大学终于开办了实验动物专业,并于当年招收了第一批此专业的大学生。可以这样说,王老师提议开办的实验动物专业,是真正意义上最早开始接触小动物的专业。因为动物实验,基本上是以小动物为研究对象的。而那时的兽医专业课程是学习大动物的。


    后来,这个实验动物专业,由于种种原因不存在了。王老师惋惜地说:“这么重要的事,咱们兽医没弄好,被人医弄好了。”但王老师积极创办动物实验专业的这个功不可没。在小动物诊疗发展的朦胧时期,动物实验专业的建立,为小动物的诊疗做了基础工作。因此,业内很多人称赞王老师,对中国实验动物、尤其是小动物的实验,对其疾病的诊断是做了基础工作的,其贡献在我国是无人可比的。

    学兽医出身的王老师,虽然做了许多年的行政工作,但对小动物的关爱矢志不移。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深入扩大,人们观念的改变,形成了饲养北京犬等小动物的热潮。

    王老师看到这个行业的发展前景,萌发了开办小动物门诊部的愿望。1991年,她与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实验动物中心合作,开办了“樱花小动物保健中心”。在北京市畜牧兽医总站办理了诊疗许可证,而当时还没有工商执照。

    王静兰老师与中国农业大学兽医学院的张中直、卢正兴及从北京市畜牧兽医总站退休的老兽医杜常泰先生一起,以技术入股的形式在樱花小动物保健中心工作。当时的中国农业大学老师林德贵和张可卿都在这里做过临床兽医。

    由于与中日医院实验动物中心在合作方面意见不一,一年后,王静兰和张中直及卢正兴老师退出樱花小动物保健中心。后由杜长泰、陈长清、陈旺等人继续经营。不久,由于人们对人的医院容纳动物医院有很多不利等舆论的因素,最终关张。

    1994年,王静兰和卢正兴、杜常泰、张中直老师,借农业部下属的欧共体公司一块地,建立了“良友宠物技术服务部”。当时租地的时间是到2002年。但在经营的当中,与租地单位出现了房产摩擦。“良友宠物技术服务部”是否能生存?这官司打到了法院。王静兰老师与之对簿公堂,据理力争,为了行业的发展,小动物诊疗的继续生存,她不惜代价,终于赢得了法院的支持,将“良友宠物技术服务部”开办到租地期限,2002年,“良友宠物技术服务部”关门了。在这之前,王老师还协助过天津、上海有关部门开办了小动物门诊。

    在回忆当年创办动物医院的事儿时,王老师激动地说:“开了一年(指樱花小动物保健中心),天天查,查处方,你说谁跟你弄这个麻烦呢,你说这人格都没有了,谁还拿你那点药。后来我们干脆就不收费了,当然也就见不到钱了,医院还能办下去吗?只好关掉了。”说到这儿,王老师非常惋惜地说:“自己这一生就喜爱动物,总想做点实事,但没一件事能办成功过。”这就是小动物诊疗历史发展的曲折之路。

    对于当年农业执法人员到动物医院查抄药品的问题,尽管不合理,没有法律依据,但处在当时的情况,动物医院的医生们只有保持沉默。只有王静兰老师敢站出来说话,让政府执法部门拿出相应的法律处罚条例,否则,就不能随意侵权。“当时能敢出来说话的,就是您。”王静兰老师面对赞扬笑了起来,说:“那是我应该做的,因为我是学兽医的,又因为我做过行政工作,我知道该怎样做。”

    但随后王老师接着说:“这种做法绝对不对,但不能怪人家,只能怪咱们兽医宣传不够,地位太低。一些政府部门也存在误区,也认为兽医比社会上其他行业低一个层次,社会上多数人对兽医太不了解,这也是与人们本身的认识文化程度有关系。为什么发达国家兽医地位那么高?为什么美国的兽医院兽医地位那么高?咱们国家的兽医地位为什么这么低?这主要是要看社会、政府对兽医怎么看。你做人医,人的药,没有动物实验行么?你养牲畜没有兽医行么?你吃肉不检疫行么?不管你吃什么肉,包括鱼,水产都在内,全都需要兽医去检疫。有些人认为,兽医就是治病的,治病还是最下一等,三六九等,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兽医的地位需要提高,兽医的职业道德也要提高,只有咱们自己水平达到了,才能赢得别人的尊敬。”

    这掷地有声的话语,见证了这个行业的发展;这出自肺腑的声音,是对社会不重视兽医地位的呐喊,同时又对兽医自身的职业道德提高,寄予了深情地希望。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三见陈长清

    往事回顾
    更多>>
    王静兰
    访原农业部科学技术司对外交流部王静兰老师
      掷地有声话当年
    陈长清
    访另类宠物疾病专家陈长清
      三见陈长清
    万宝璠
    访临床兽医专家万宝璠
      回眸那过去的时光
    李安熙
    访美籍华人执业兽医师李安熙
      北京小动物兽医临床的发展(1994-2007)
    戴庶
    访原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内科专家戴庶
      20世纪90年代初在北京做小动物兽医的日子
    董悦农
    访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高级兽医师董悦农
      追溯走过的路
    往期访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