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猫麻醉在兽医临床上的应用
犬猫麻醉在兽医临床上的应用
  • 麻醉科
  • 2012-03-20 06:04:32
  • 来源: 《宠物医师》杂志
  • 最理想的麻醉是尽最大的努力使麻醉期间的病畜内环境稳定,为手术创造最佳的条件,使手术顺利地进行并得到最满意的效果,使病畜得到最佳的恢复。

    一、麻醉学的进展  

    兽医麻醉学的起源还不十分明确。据记载,Paracelsus在1540年首次在临床上对雏鸡使用天空醚麻醉后,直到1846年美国学者Morton 详细的把天空醚用来作为麻醉剂使用而公布与众,并应用于人类和犬猫身上。到了1947年有人开始使用氯仿麻醉,并且同时在人医和兽医领域里得到广泛的推广和认同,同时可卡因也被作为局部麻醉使用于临床上。1915年,Hobday发表了他的第一本专著—兽医麻醉学。1919年动物麻醉学法案面世,动物麻醉被正式写入法律。1930年,巴比妥酸盐,戊巴比妥,硫喷妥钠开始被人们所认识。

    在过去的50年里,随着人医麻醉学的发展,兽医麻醉学得到了较快发展。这包括气管内插管麻醉,体循环封闭麻醉,针灸麻醉,脊椎及硬膜外麻醉等。

    二、麻醉学的定义

    中枢神经系统在药物的作用下逐渐失去意识,对疼痛刺激的反应降低或缺失,而且患畜在术后能够苏醒

    三、麻醉的意义

    在于对需要手术的,受伤惊厥的、胆小的、凶猛的犬猫需要强制进行体格检查等保定所为。

    四、麻醉的目

    使病畜暂时失去意识或对疼痛不敏感,从而使检查、诊断、手术或治疗可无痛地进行。

    高质量的麻醉是保证病畜无疼痛,无意识,肌肉松弛,抑制不良反射,维持适当的应激反应,满足手术需要。同时必须监测生命体征,提供围手术期病畜的安全。

    五、麻醉的方法

    麻醉通常分为全身麻醉和局部麻醉。

    (1)全身麻醉:通常使用药物来对中枢神经进行控制使其失去所有感觉—痛觉、触觉、听觉、视觉、味觉及嗅觉;失去意识—对周围环境失去察觉,从而终止疼痛;随之并能够复苏。

    处于全身麻醉状态的概念是病畜无意识即是外科手术刺激也安静不动。
    全身麻醉,可由吸入麻醉、静脉注射、肌肉注射、皮下注射和直肠灌注等方法。
    使用注射麻醉剂的关键是准确称重,严格控制用量,但经验和技巧也十分重要。尽管所有的产品都会有推荐建议用量,但是在临床上由于推荐使用剂量的动物和我们临床上遇到的动物的年龄、体重、健康状况都不同。

    常见的事故主要是给老年动物使用中年动物的量,给患病动物使用了健康动物的用量,结果造成使用过量。临床上使用过量的结果可能会很危险,
    药物麻醉剂不容易从体内排除,所以在排除麻醉剂和复苏的时候对于有些药物,在体内的的代谢过程十分缓慢,有些药物抑制呼吸。

    氧气可以作为抢救的手段,但注射麻醉的抢救还取决于药代动力学和动物机体对于药物的反应。当氧气用作抢救的时,不同的动物对这些反应都是不同的,如果药物在动物体内迅速代谢掉,则抢救可能在吸入氧气后立刻恢复,反之则然。
    吸入麻醉与药物麻醉相比是现代兽医麻醉领域中非常先进的一种麻醉方法。
    吸入麻醉可直接供氧,从而使动物氧分压(Po2)始终保持在较高的水平。它可根据动物对麻醉药的耐受程度,人为地控制麻醉深度,提高麻醉效力,确保动物的生命安全。

    吸入麻醉的优点:1、起效作用快,2、恢复快,3、镇痛 ,4、心血管及呼吸抑制作用小,5、无催吐作用 ,6、诱导过程中无兴奋现象,7、无苏醒期现象 ,8、与神经肌肉阻滞药无相互作用。

    (2)局部麻醉包括表面麻醉、浸润麻醉和区域阻滞、传导麻醉、腰荐硬膜外腔麻醉等。使较大神经阻滞,通常一起归属于区域麻醉或镇痛。


    六、麻醉的效果

    最理想的麻醉是尽最大的努力使麻醉期间的病畜内环境稳定,为手术创造最佳的条件,使手术顺利地进行并得到最满意的效果,使病畜得到最佳的恢复。

    七、麻醉失误

    麻醉失误是麻醉过程中时有发生的特殊现象,是难免的、普遍存在的和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麻醉失误的原因异常复杂,牵涉面很广。目前临床兽医师面临的问题是:

    ⑴没有专职的麻醉兽医师,

    ⑵麻醉设备欠缺,

    ⑶麻醉药物欠缺(无麻醉药品的正常来源和选择),

    ⑷麻醉选择不当(对麻醉方法选择、或对麻醉药物选择不当),

    ⑸麻醉技术水平不高和经验不足(硬膜外穿刺麻醉、吸入麻醉),

    ⑹麻醉用药错误或药品失去时效(麻醉用药过量或麻醉药物失效),

    ⑺围麻醉期监测失误,

    ⑻麻醉前准备欠妥(麻醉手术前的评估与决策失误),

    ⑼在急症手术时,由于时间紧迫或因条件所限,某些必须检查项目未能进行,(麻醉前对病畜重要器官功能估计不足,未认真研究病史和做必要的体检以及辅助检查。有时由于重要器官功能衰竭而引起死亡),

    ⑽麻醉前用药不当(药物副作用、药物互相作用,引起不良反应),

    ⑾麻醉前循环不稳定(血容量不足、脓毒血症、严重心功能障碍、心律失常、严重低血钾、术前病畜患有严重高血压症未予纠正,肾功能衰竭等,由于各种因素未及时纠正)。

    八、为什么要进行麻醉手术前的评估与决策

    几乎所有的麻醉药和麻醉方法都或多或少影响病畜内环境的稳定;手术创伤和出血可使病畜的神经内分泌系统处于应激状态;外科疾病与并存的内科疾病又有各自的病理生理改变。这一系列因素都将造成机体各脏器、系统承受能力的改变。

    九、麻醉手术前的评估

    在临床工作中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虽然两个兽医师面对相似病情的病畜和采取相同的麻醉方法,但往往取得的麻醉效果显著不同,这种情况对于病情复杂的病畜更显而易见。之所以如此,主要在于麻醉的考虑和处理是否结合病畜具体的生理、病理及其结合的程度如何,以及采取的麻醉理念。

    麻醉手术前的评估是外科手术治疗中的一个重要环,最终目标应基于:⑴减少围术期死亡率;⑵减少麻醉与手术并发症及不良事件发生率;⑶提高病畜围术期生活质量。
    麻醉手术前的评估包括病畜对麻醉手术的耐受性评估,麻醉手术利与弊的评估,自身医疗能力的评估。只有在所有这些评估与分析正确性的基础上,才能作出最佳的决策,从而保证最好的麻醉效果,最低的不良事件发生率,最高的生活质量,最大程度地迎合畜主的满意度。

    麻醉手术前评估至少包括两方面的内容:病畜的评估和医方的评估。
    病畜的评估包括病畜的病情、病畜的风险、畜主的期望和病畜的价值:

    (一)相关病史的评估

    (1)病畜是否有依赖性药物应用史:

    ①麻醉前使用吗啡、哌替啶等药时可以引起呼吸抑制,继而抑制心肌,从而引起体位性低血压而导致死亡;

    ②麻醉前长期使用洋地黄类药容易引起低血钾和洋地黄中毒;

    ③使用普萘洛尔“B-受体阻滞药”,可引起体内儿茶酚胺的减少而产生严重的低血压;

    ④异烟肼“单胺氧化酶抑制药”(虽然可增强镇痛)、巴比妥类药、肌松药和升压药,但可诱发惊厥、昏迷、血压剧烈增高和降低;

    ⑤激素类药可引起急性肾功能衰竭而导致低血压危象;

    ⑥内分泌抑制药可引起痰液粘稠、排痰困难而发生窒息等。

    除非急诊病例,应延期麻醉和手术。

    (2)既往疾病和并发症:重点了解与麻醉有关疾病与体征,如抽搐、癫痫、高血压、脑血管意外、心脏病、冠心病、肺结核、哮喘、慢性支气管炎、肝炎、肾病、过敏性疾病或出血性疾病等

    (3)以往麻醉手术史:以往做过哪种手术,用过何种麻醉药和采取何种麻醉方法,麻醉中及麻醉后是否出现特殊情况,有无意外、并发症和后遗症。

    (4)过敏史:有些药物可引起呕吐,也可出现瘙痒、皮疹,但前者应属于副作用,而后者可能是过敏症状。如使用含有肾上腺素的利多卡因进行局部麻醉,患畜常因肾上腺素而出现心动过速的副作用。

    (二)、相关手术情况评估
    麻醉手术前评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是要了解手术的意图、目的、部位、切口、切除脏器范围、手术易难程度、出血程度、手术时间长短、手术危险所在,以及是否需要专门麻醉技术(低温、控制低血压等)。
    对急症手术,虽然病情紧急,生理紊乱严重,全身状况差,手术时机不容延误,但需要尽最大的努力调整全身状况和脏器功能,以提高病畜对手术麻醉的耐受力,一般可在诊断与观察的同时,抓紧术前1-2小时有限的时间开始补液、输血、吸氧等调整全身状况。

    (三)、相关体格检查评估

    全身情况包括有无发育不全、营养障碍、贫血、脱水、浮肿、发绀、发热、消瘦或过度肥胖。

    ·     发育不全可能会影响对用药量的估计;

    ·     营养障碍、贫血的患畜可能会减少对某些药物的耐受性;

    ·     脱水的病畜可能存在有低血容量;

    ·     浮肿可能存在许多器官疾病如肾脏疾病的晚期、患有肝脏疾病时的低蛋白血症;

    ·     伴有全身浮肿的慢性病患畜,提示围术期病畜可能对所用的

    ·     大多数药物都表现为分布容积的改变,以至于可能影响麻醉药物的使用估计;

    病畜可视黏膜表现发绀,可能与心血管系统和呼吸系统状况有关,需做进一步检查,测定脉搏血氧饱和度可有助于确认或排除这类临床发绀征象; 对消瘦或过度肥胖的评估应该充分考虑药物在不同组织的分布特点,单纯的靠公斤体重计算用药可能不够精确,对过度消瘦或极度肥胖病畜要警惕术中容易发生呼吸循环意外。

    (四)、相关临床常规检查

    通常认为,血常规、血液生化、尿常规是术前所必须接受的经典检查,但对疾病最重要的检查手段还在于病史和体检。

    对无症状的病畜实施常规的实验室检查,并无实际意义。
    只有在病史与体检提示存在疾病时,才有进行实验室检查的必要。
    血红蛋白、红细胞数量和红细胞比积,可反映贫血、脱水及血容量的大致情况。
    白细胞数量和中性细胞增高,以及红细胞沉降率增快,提示体内存在急性炎症病变,愈严重者,麻醉耐受性愈差。

    尿常规检查可通过尿比重估计病畜的水和电解质代谢情况;尿糖阳性应考虑糖尿病,需作进一步检查确诊;尿蛋白阳性应考虑肾脏实质性病变;血尿、白细胞和管型阳性,应想到泌尿系统炎症。尿量明显减少,以至于少尿、闭尿时,应考虑严重肾衰竭。

    对尿常规阳性者应进一步做血液生化检查,以判断肾功能状况。肾功能已减退的病畜,麻醉耐受性极差,术后容易出现急性肾功能衰竭。
    医方的评估包括医方的临床技能、诊所(医院)提供的医疗条件。
    麻醉手术前评估的结果可能是非常复杂的,面对的可能是多种选择,有时在诸多选择方面难以取舍,甚至对评估结果的可靠性也难以把握。因此,在手术麻醉实施前要权衡各方面的利弊与得失进行决策。

    十、麻醉决策

    麻醉手术前决策是指对是否手术作出选择,并对手术的内容和实施作出规划和准备。
    未进行任何麻醉手术前评估而作出的决策叫随意决策;只进行了一般初始评估得到的结果而作出的决策叫经验决策;依照麻醉手术前最终评估后的结果作出的决策叫最佳决策。然而最佳决策并非完美的决策,但它永远优于随意决策和经验决策。

    麻醉的决策取决于病情特点、手术性质和要求、麻醉方法本身的优缺点的评估,和麻醉者的技术水平和临床经验,以及设备条件等多方面的因素。病情是麻醉决策最重要的依据之一。

    ⑴ 凡身体健康、重要器官无明显疾病、外科疾病对全身尚未引起明显影响者,几乎所有的麻醉方法都能适应;

    ⑵ 凡身体基本健康,但伴发程度较轻的器官疾病者,只要在术前将其全身情况和器官功能适当改善,麻醉的决策也不存在大问题。

    ⑶ 凡伴有较重全身或器官病变的患畜,除应在麻醉前尽可能改善其全身状况外,麻醉的决策首先要强调安全,选用对全身影响最轻、最熟悉的麻醉方法,要防止因麻醉决策不当或处理不妥所造成的病情加重。

    ⑷ 病情严重达垂危程度,但又必须施行手术治疗时,除尽可能改善全身状况外,必须强调选用对全身影响小的麻醉方法,,如局麻、神经阻滞;如果选择全麻,必须施行适度麻醉;如果选用硬膜外麻醉,应强调在充分补液扩容的基础上,分次少量使用局麻药,切忌阻滞范围过广;为了安全起见,手术方法尽可能简单,必要时考虑分期手术。

    ⑸ 对老年犬猫的麻醉决策,主要取决于全身状况、老年生理改变程度和精神状态。全身情况良好、动作反应灵敏者,耐受各种麻醉的能力并不比年轻者差,但麻醉用药量都应有所减少,只能用其最小的有效剂量。相反,年龄虽不高,但体力衰弱、精神萎靡不振者,麻醉的耐受力显著降低。

    ()
    72小时热文
    品牌专栏
    热点资讯
    • 每日
    • 本周
    • 本月